再看《士兵之歌》观后感

2021-02-13 22:48:39     来源:中国科技新闻网

      

本周央视怀旧剧场再映《士兵之歌》,重看仍有观后感。

        通信兵阿廖莎与少女舒拉“邂逅”于战时运输战马干草的闷罐车厢,双方从素不相识到相互“猜疑”直至“萌生恋情”。两人都是“乘人不备”跳进车厢,一路“如履薄冰”,直到跟车押送的“恶魔”中尉“恩准”,再也不用“担惊受怕”,“车厢”很宽敞,干草很“舒适”,还有吃的,更重要的是“知误会前番书语”,他们相互信任,重新认识,自我介绍,郑重其事,握手相会,爱情“地基”始构。

“躲避”押车士兵一霎,舒拉被阿廖莎拖入干草垛“藏身”,“情急之下”,两人脸贴脸,几乎接吻但都很理智亦很克制。更何况彼此还需要进一步了解。“那个时候的我呀,对你既害怕又”(《红色娘子军》吴琼花被假扮华侨富商的党代表洪常青“买做丫头”离开椰林寨)……

再观《士兵之歌》,联想到我国京剧传统名剧《御碑亭》。

明朝,浙江金华举人王有道,别妻孟月华及妹淑英赴考。孟月华归宁扫墓,途遇瓢泼大雨,避于御碑亭。青年士子柳生春也来亭避雨,见孟氏先在亭内,便立于亭外廊下。孟氏心生恐惧,恐该生非礼,一夜大雨却终宵未交一语。

雨止天明,柳生春先行离去。孟氏感其守礼至诚,归告淑英。王有道考毕归来,淑英告之此事,王有道愤而休妻。孟氏百口难辩,含冤忍辱。王有道及柳生春均中进士,参谒房师申嵩,申问柳积德之事?柳以御碑亭避雨相告,王有道始明真相,急趋岳父家迎孟氏一再谢罪得妻谅解,并将淑英嫁与柳生春为妻。

文学创作来源于生活升华于生活。十几年前,半天一夜的软卧四人包间,只有我和一位年纪相仿的女性各用下铺,近20小时“未交一语”,只有“电影语言”,且我随其愿。

入夜,不拉窗帘,停靠大站时,站台上明亮的灯光如似月光洒入车厢之内;推拉车厢门没有完全闭合,留有缝隙;夜间入睡,正在看书的她关闭包间大灯,开启床头灯阅读;天刚发亮,我即起身,外出关闭房门;洗漱完毕,坐在门前过道的侧座上依窗欣赏车外景致直至终点……

2018年6月,参加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治理 长江(国际)论坛”,进入夕发朝至的软卧包厢,年轻姑娘正在我的上铺放物品;一会儿,又进来两个结伴同行的姑娘,看来今夜“高枕无忧”,随即入睡,期间虽有对面上铺姑娘夜吃零食,下铺伙伴借助阅读灯看书,但都“不耽误我一会儿一觉”,整夜“平安无事”。

早醒坐起,上铺姑娘的手机突然掉落,我拾起交还,她询问手机打着我没有?我“知趣”地到包厢外的通道侧座欣赏窗外风景。列车进站,包厢房门打开,梳理打扮后的姑娘们一扫宿后的“蓬头垢面”而精神抖擞、容颜俏丽。

链接美国旧金山家庭父亲就其儿子与妻对话:他都到了这个年纪了,为什么还在家里住?再不走,我可要往外撵(他)了!

(2021年2月13日马秀山)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网)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中国科技新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