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与日本电影

2021-10-16 22:40:16     来源:中国科技新闻网

周末会表外甥——他作为跨国公司的代表在当地中日合资企业做项目监理,我们一起出去郊游,还有他的中国同事(常因工作关系往来于中日两国之间以致影响到婚姻)。期间,我用三部日本电影与他们交流。

日本电影《白衣少女》是二宫封雄和亚沙子的爱情故事,展现了人生的不幸和坚贞、不易与温情,且听电影的描述:坐在医院草坪长椅上的封雄,看到有一个梳长发的女孩在草地上喂养鸽子,待这个女孩转过脸来,封雄惊讶地发现,她的半个脸因治疗已被剜下去了,她对封雄说,这些鸽子我都取了名字,看见那只一只眼的鸽子了吗?它叫原子,原子是我的名字。你看,一只眼的鸽子也能跟着大家飞上天,所以,我要振作,哥哥也振作,好吗?!……

 相关链接1:日本电影《白衣少女》的主题词:

清晨,耀眼的白光刚闪过,

我知道那是你的生命之光在闪烁。

难忘你啊!和你短暂相处的日子里,

把爱的份量留给了我,

而你却先走了一步。……

 和你相处的日子,

使我深深地懂得——

爱不仅仅是温柔,

也不仅仅是痛苦,

那是两颗寻求人类自由的心灵的接触。

 我绝不哭泣,为了你,

你永远健壮地活在我心里!

 相关链接2:《白衣少女》电影录音剪辑的开头词:

(男中音):生活中常有这样的现象,有人表面上生活在幸福当中,内心却是无边的寂寞。今晚,亚沙酒吧女老板的女儿亚沙子,正是这种情况。为了庆祝亚沙子十九岁的生日,她的朋友们都在喝啊、跳啊、唱啊、闹啊,眼前的生活就是这样,杂乱而随意,疯狂又放纵……

“恭喜亚沙子!你过生日有什么感想?”

“又长了一岁,十九了,黄金时代还剩一年,快要变成老太婆了。”

“来,亚沙子,为向老太婆进军干杯!”……

 相关链接3:《白衣少女》中男女主人公的对话:

二宫封雄:蛋煎得的确不错,我好像突然之间有了老婆!

亚沙子:我能做个好老婆吗?

二宫封雄:光凭煎蛋还不行。

 相关链接4:《白衣少女》中女主人公与其母亲的对话:

母亲:又是和那个小伙子出去了?要担心,这种事吃亏的总是女人!妈妈我是有体验的。

亚沙子:妈妈可没吃亏,您不是还得了一个店(指亚沙酒吧)嘛。

母亲(随即给了女儿一记耳光):说得轻巧,你能理解母亲抚养你的艰辛吗?!

 另一部日本电影塑造了一个贤惠的好媳妇形象,那是小津安二郎在1953年导演的《东京物语》中的遗孀纪子——父母从乡村到东京看望成家的儿女们,但大家各有所忙,冷落了二老,反而得阵亡次子的遗孀殷勤照料。

这位寡居的媳妇特地向所工作的公司请假带公婆游览东京,并安排到家中吃饭,还外叫酒菜,细心照顾二老用餐。她容貌娇好,风韵犹在,特别是家中还挂着亡夫的遗像,这使两位老人非常感动,都力劝她再嫁他人。

影片结尾时,兄弟姐妹们回农村老家为母亲奔丧,事后一哄而散,唯有亡子遗孀纪子又特意多住一天陪伴公父,故老父感慨道,你不是我们亲生养育的,但却对我们最好!并说,我和你妈最挂心的就是你啊!还将老伴生前的一块手表送她作为纪念……

扮演遗孀纪子的日本著名电影明星原节子,扮相不仅俊美而且甜美,影界介绍,原节子不仅在日本而且在东南亚曾是迷人的影星,拥有大量粉丝。

 相关链接:纪子与其在小学任教的小姑分手对话:

小姑:哥哥姐姐更应该留下陪父亲多住几天!

纪子:不,你没有结婚,你还不懂,他们有自己的家庭与孩子。

小姑:嫂子,你是说,我结婚后也会变成这样?那我宁可不结婚!

纪子:好妹妹,别这样!记得放暑假时来东京到我那里玩呀!

 第三部电影《砂器》根据日本著名推理小说作家松本清张的作品改编:和贺英良原名本浦秀夫,因其父亲患有麻风病而被迫随父出走他乡,路遇好心的警察三木在异地接纳并送其父入院治疗还收养了秀夫,但秀夫跑到大阪学徒,后成为著名的作曲家和指挥家,受到大藏大臣的千金田所佐枝子的追求,而其真恋却是酒吧侍女高木理惠子。成名后的他隐藏了自己的身世,伪造成二战时期大阪遭受大轰炸失去双亲的孤儿。三木找到英良后力劝他去看望风烛残年的父亲,英良为掩藏身世竟然杀害了三木并由酒吧女友销毁血衣……但最终原形毕露并在其代表作钢琴协奏曲“宿命”首演时被逮捕归案。

影片中演奏“宿命”时是和贺英良回忆与父亲背井离乡地讨饭、遭人欺辱的画面,其中有他站在高岗上望着小学校操场上学生们做游戏久久不愿离去,还有父子俩在逃难路上野炊时的短暂欢乐和一往情深……

正如影片当中办案人员之间的对话所讲:和贺英良其实是想和他父亲相会的!?是的!他正在和父亲相会,他只能在他的音乐里和自己的父亲相会!!

 相关链接:和贺英良与大藏大臣田所真喜的对话:

田所大臣:今后你的处境难啊!树大招风!

田所小姐:爸爸,你说错了,英良是搞艺术的,音乐家和政治家不一样!

和贺英良:不!都是人嘛!没多大区别。

 相关链接:和贺英良与大藏大臣千金小姐田所佐枝子的对话:

田所小姐:写得有点眉目了吧。“宿命”是什么呢?

和贺英良:没人会懂!

田所小姐:那么,音乐只有音乐家才懂了?

和贺英良:作品完成了,就懂了。

田所小姐:爸爸很关心我们的婚事,不如早办了,要不杂志又会说闲话了。

和贺英良:我现在工作!不考虑!

田所小姐:我觉得和你结婚会很幸福,你好像不这样想。

和贺英良:这世上真有幸福吗?根本没有,人们追求的只是它的幻想。

田所小姐:这就是“宿命”吧?

和贺英良:它是非常强大的,就是说,人生下来,活下去,要受它的支配。

田所小姐:这样的宿命我也懂了。不过,希望你和另一个宿命一刀两断吧!(拿出一块手帕)你裤子口袋里的,香味还很高雅呢!这样好吗?不管她是谁,以后别再来往?!

和贺英良一言不发地径直走到钢琴前弹奏他的曲子……

 相关链接:和贺英良与酒吧女友高木理惠子的对话:

理惠子:我到医院去(堕胎)了!可当我看到一对青年夫妇抱着他们的孩子出来……不!我不能!我要这个孩子!

和贺英良:要孩子,又有什么用呢?!

理惠子:我会给他幸福!

和贺英良:幸福?!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父亲!

理惠子:可是他有母亲!总比你在大阪失去父母要强!我不是为了和你结婚才要这个孩子!你可以和你的那位田所小姐结婚。

(2015年6月9日马秀山)

 相关链接:命运是柴可夫斯基的创作主题,命运对他来说是不可预知的恐惧(2013年3月3日央视音乐频道经典节目“追寻伟大的足迹”)。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网)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中国科技新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