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山黑水》的后记以及其他

2022-05-14 09:43:18     来源:中国科技新闻网

 想歌唱生我养我的白山黑水,是四十年前的誓言了。感谢《北疆》编辑部,感谢我的老战友谢树,为我创造了条件。1983年春天,他们邀请我去参加北疆笔会。两个多月,我的心像休眠的火山,突然爆发,整天处在兴奋状态,睡梦中也在思诗炼句。难怪同行的爱开玩笑的女作家柳溪说我整天两眼发直。是啊,我发直的两眼在注视什么呢?我贪婪的两眼在看山看水、在观察新人新事,在捕捉新的诗篇。我如醉如痴,几乎是一天写一首诗。我写诗四十多年了,从来没有过像这几个月这样高产。这是为什么呢?“我有满腹柔情,要向家乡诉说”!尽管说得匆忙,说得平淡,但说的是我的真情实感(深情一曲四十年(后记)《白山黑水》韩笑著北方文艺出版社1985年1月出版)。

五一节前,近120天内,斩获60篇“今日头条”,千字文两天一篇;计有7万余字。

五一节后,央视“对话”节目“致敬最美劳动者”,2022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做客对话,讲述其所从事的科学技术工作。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副所长陈云霁研究员认为,科学研究属于“连锁反应”、“链式反应”,常常是解决了一个问题之后,紧接着又产生了新的问题。

马克思曾深刻指出:“主要的困难不是答案,而是问题”(《人民日报》2016年)。

历史上,科学从意大利—法国—德国—英国—美国的流动过程。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解读美国在诺贝尔奖自然科学领域“独领风骚”,美国已经占据了全球自然科学研究的制高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凝结成果。

一位土耳其诗人说过,“人生有两件东西不会忘记,那就是母亲的面孔和城市的面孔”。我到长春红五月,漫天飞舞杨柳雪(韩笑:杨柳雪《白山黑水》第7页)!

(2022年5月13日马秀山)

相关链接:“任何真正的哲学都是自己时代的精神上的精华”。马克思的这句名言准确而深刻地揭示了哲学与时代关系中的一个重要问题(《人民日报》2013年10月5日)。意大利哲学家、历史学家克罗齐所说,“历史照亮的不是过去,而是今天”。

一个人最幸福、最感人的时刻,就是思故乡、忆村庄和童年的时刻,对于游子来讲,这种想念更真切、更深刻、更幸福。唇齿相依的城乡血肉交融, 城市人享受眼前的现代生活,思绪却时常萦绕农村那难以割舍的精神家园(《人民日报》2014年2月12日第24版)。

马克思、恩格斯说:“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我们一般所说的历史学,主要是研究人类社会发展的具体过程及其规律的一门学科。不同于许多应用学科,历史学不能直接创造财富。看似“无用”的历史学却有“大用”,其生命力就蕴含在这“大用”之中。历史就是我们的一切,“天地间无非史而已”(《人民日报》2018年)。

名言说得好,“深深地沉思往事的意义,我们才能发现未来的意义”。恩格斯说过:“历史就是我们的一切”(《人民日报》2019年)。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网)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中国科技新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