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与悬念电影《后窗》

2022-05-14 09:45:34     来源:中国科技新闻网

昨天《人民日报》第19版“法治”“以案说法”魏哲哲的“近距离安装可视门铃可能侵犯邻居隐私权”:同一小区前后楼栋邻居最近距离不足20米。李某在其入户门上安装人脸识别技术可自动拍摄视频并存储的可视门铃正对着王某等前栋楼多家住户卧室阳台。王某认为侵犯其隐私权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李某拆除可视门铃、赔礼道歉并赔偿财产损失及精神损害抚慰金。法院认定安装行为侵害原告王某隐私权。因没证据证明原告王某实际精神物质损害,支持原告要求被告拆除可视门铃而对其赔礼道歉及赔偿损失的请求未予支持。

“李某认为,可视门铃感应距离仅为3米,拍摄到的王某家模糊不清,并不构成侵犯隐私,而且自己从未有窥探王某隐私的意图,对方应予以理解,不同意将可视门铃拆除或移位”。

“我国民法典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隐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和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密空间、私密活动、私密信息。法院认为,被告李某虽然是在自有空间内安装可视门铃,但设备拍摄的范围超出了其自有领域,摄入了原告王某的住宅。可视门铃能通过人脸识别、后台操控双重模式启动拍摄,并可长期录制视频并存储,加之原告、被告长期近距离相处,都为辨认影像提供了可能,以此获取住宅内的私密信息和行为现实可行,原告王某的生活安宁确实将受到侵扰”。

《后窗》是希区柯克的悬念影片,大腿骨折而在家的摄影师用望远镜和长镜头照相机偷窥所在小区各家生活以打发养伤的日子,却发现了一桩杀人案的蛛丝马迹,凭借自己的敏感及其联想推理,理出这桩杀人案的头绪,尽管遭到职业侦探的反对,但他坚持自己的判断,并在其女友的帮助下拿到证据,最终破获这桩案件。线索来自偷窥好奇,发展全靠联想推理。

影片的主人公是个有偷窥癖的人,他是否应该受到社会的谴责呢?对于这一点,希区柯克认为,人人都具有偷窥癖,《后窗》的主人公和电影观众一样,只不过他是从现场观看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幕场景(《悬念大师——希区柯克之谜》胥弋编译中国电影出版社1999年出版第154页)。

正如影片中照顾摄影师的女护士所警告的,偷窥严重者是要被判刑的。而法国电影《推上断头台》中警察强调:不要忘了,我是靠怀疑别人吃饭的。

“狗仔队”拍摄到美国总统克林顿夫妇在沙滩上泳装起舞的照片,面对记者的提问,克林顿说,这当然侵犯了我们的隐私权;但就隐私和公开的界限这一敏感话题,克林顿说还是留给记者自己去判断吧。

《后窗》是观众参与的典范,场景披露故事事实,并就事实有不同的争议,还有被争取的观众对象。

事实是偷窥到的各式各样的小区生活现象,特别是犯罪嫌疑人的形迹可疑;争议发生于在家养伤的摄影师和作为职业侦探的朋友之间,摄影师的女友和护士是被争取的直接对象,她们最后都站在摄影师一边,并为之努力代替摄影师去现场取证;观众则是被争取的间接对象。

所有这些,多是以电影语言即人物动作表示。杀人嫌疑犯就是通过摄影师的女友的手指动作发现偷窥者,这是有别于话剧的电影的最大特征,绝大多数靠人物的动作说话,让观众自我判断、联想。《后窗》当中,摄影师的好奇和敏感给观众以重要的引导。当然,这带有偷窥的副产品。

(2022年5月13日马秀山)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网)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中国科技新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