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一夜变天,新总理又会说中文!

2022-05-23 10:03:27     来源:北京日报

不得不说,澳大利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国家。

国情很有意思:地大物博,面积76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2500万,比我们上海略多一些。

政治更有意思:感觉是跳跃式的,绝对风云变幻,哪怕是一党连续执政,还时不时上演些宫廷政变,比好莱坞还好莱坞。

结果也很有意思:政坛一夜变天,不管莫里森怎么竭尽全力,怎么对中国泼脏水,他昨天还是丢掉了总理的宝座。

时隔9年之后,工党终于又夺回大权。新总理阿尔巴尼斯,是当年陆克文的小弟,我们很惊奇的一点,他是又一个会说中文的总理。

在西方,虽然学中文的人越来越多,但几个总理都会说中文,这还真不多见,也是澳大利亚国情的一个方面。

莫里森失败,就不多说了。原因,其实也简单,人们对现状非常不满,更厌倦了他的表演。人心思变,但莫里森还是老油条,不败就奇怪了。

说说新总理,几个特点。

1,单亲家庭出身。

阿尔巴尼斯来自社会最底层,1963年,出生在悉尼的一栋廉价公屋里。父母很小就分开,他一直随母亲和外祖父母生活。

单亲家庭,生活还是很艰苦的。他曾说:童年生活对我而言不算容易:住在哪里,上什么样的学校,甚至第二天吃什么,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不确定的。

“我们家里的钱总是很紧张。”阿尔巴尼斯在一次演讲中,更现身说法,“所以,我妈妈教会了我一块钱的价值。这就是为什么在考虑政府开支时我很谨慎。”

2,意大利后裔。

阿尔巴尼斯的父亲,是一位意大利人。因此,他也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位意大利血统的总理。

他父母在一次航海旅行中相识相恋,但最后分道扬镳。略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小阿尔巴尼斯一直认为,父亲早就死了,因为家人告诉他,他的父亲死于车祸。

直到2009年,也就是他40多岁时,他才知道,父亲其实还活着,好好生活在意大利,又有了家庭,还有两个新的子女。

3,陆克文小弟。

在陆克文第一次内阁中,阿尔巴尼斯出任内阁部长,曾担任基础设施和交通部长。他的领导能力,得到党内的广泛肯定。

但随后,工党政府发生宫廷政变,陆克文被赶下台,吉拉德执政。但陆克文当了一段时间外长后,又感到不服,2012年向吉拉德发起挑战。

关键时刻,阿尔巴尼斯站出来了。他泪流满面,为陆克文遭遇宫廷政变感到不满,呼吁工党停止内斗团结起来。

但陆克文第一次挑战失败了。一年后,陆克文再度宫廷政变成功,拥戴有功的阿尔巴尼斯,也被提拔当了三个月的短命副总理。

4,被贴上中国标签。

在近几年的澳大利亚政坛,给政敌贴中国标签,一直是心照不宣的把戏。莫里森尤其擅长这一套。

会说中文的阿尔巴尼斯,曾公开批评疫情期间针对华人的种族歧视性言论,提出修复与中国经济关系,自然遭到莫里森的极度抹黑。

值得一提的是,新任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Penny Wong),则是一位华裔,更被抹黑成“中国代理人”。

这显然是污蔑。事实上,在一些问题上,阿尔巴尼斯的对华政策,比莫里森也好不到哪里去,指责中国也是常态。

值得注意的是,阿尔巴尼斯23日宣布就职,第二天就要去日本,参加美印日澳四方峰会。

峰会针对什么?

别问我,你肯定懂的。

如果还不懂,那赶紧洗洗睡吧。

最后,怎么看?

还是简单三点吧。

第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莫斯森执政3年多来,大家可以看到,澳大利亚内政外交的一团糟。

国内,山火、洪水不断,政府束手无策;国外,与邻国关系糟糕,与中国关系更跌到谷底;还搞出个AUKUS,撕毁与法国潜艇大单,气得法国大怒召回了大使……

虽然在中国问题上,各种角度泼脏水,但最终还是没有成功,还是败给了工党。

记得当年克林顿一句竞选口号就是:笨蛋,问题是经济。直指人心,最后顺利击败老布什。要知道,当时老布什刚赢得海湾战争,自我感觉极度良好。

这句口号,修改下送给莫里森:笨蛋,问题是国内。

国内问题处理不好,再怎么嫁祸中国,都无法改变下台的命运。唉,瞎折腾的后果。

第二,中澳关系,可望翻开新的一页。

毕竟,澳大利亚变天了,阿尔巴尼斯不是莫里森;毕竟,莫里森的很多政策,很多澳大利亚人看了也摇头。

新人新变化,变是必然的。关键是多大。

这就不多说了。

第三,对中国通,我们也别太乐观。

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淡定一点,清醒一点。

一个国家,中国通执政,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表面看,肯定不是坏事。能讲中文的政治家,总比不讲中文的,更了解中国。沟通起来,肯定更顺畅一些,也可少走一些弯路。

但我更要说的是,中国通执政,也更了解中国的弱点、短处,知己知彼嘛,谈判起来更不会手软;而且,为了避免被政敌攻击,对中国的态度,往往更狠更辣。

陆克文能说一口流利汉语,互联网上自称“老陆”,确实很有个人魅力。但在他执政期间,中澳关系也不咋的,摩擦也不少。当然,自由党执政后,中澳关系更是急转直下。

所以,对于阿尔巴尼斯上台,我们可以有期待,期待别再瞎折腾。过去几年,澳大利亚经济在西方一枝独秀,中国是最大的增长动力,与中国关系搞这么僵,真不明白这些澳政客到底怎么想的?

我们更不必高兴。真没啥可高兴的。这都是澳大利亚内政,更别提,澳大利亚又被称为白澳,背后,还有美国政客的各种指导。

这个世界,你方唱罢我登场,听其言、观其行,做好自己的事情,这最重要。关键是经济,对澳大利亚是这样,对很多国家来说,也是这样。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网)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中国科技新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 李德仁,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智库首批入库专家兼审核委员会委员,摄影测量与遥感学专家。现任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地球空间信息技术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李德仁长期从事遥感、全球卫星定位和地理信息系统为代表的地球空间信息学的教学研究,他发明了“李德仁方法”,创建了“误差可区分性理论”,提出了地球空间信息科学的概念和理论体系,引领了传统测绘到信息
  • 赵继宗,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智库首批入库专家兼审核委员会委员,神经外科专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国家神经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赵继宗长期从事神经外科学临床和基础研究工作。主持了国家“九五”至“十一五”脑血管病外科治疗课题。在国内推广规范化的脑出血外科技术,降低死亡率,经济和社会效益显著。率先建立微创神经外科技术平台,完成了神经外科手术从脑解剖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