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之屋IPO:绕不开的内卷难题,解释不清的燕窝功效

2022-05-23 10:57:14     来源:中国科技新闻网     阅读量:18646

中国科技新闻网5月23日讯(任一诺 李欣)中国人对养生似乎自古就有自己独特的偏爱,燕窝、鲍鱼、鱼翅、海参都被誉为上等食材,承载着国人对祛湿、除燥、益寿、养颜等诸多神奇功效的期望,不仅能吃出健康和美丽容颜,甚至能吃出品味和尊贵的感觉。

厦门燕之屋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燕之屋”)以生产和销售燕窝产品为主,近期更新了招股书,拟在A股主板挂牌上市,若上市成功,则成为第一支靠国人吃燕窝吃出来的A股上市企业。

招股书显示,燕之屋从2018年到2021年上半年,其营收分别为7.24亿元、9.51亿元、12.99亿元、7.07亿元;主营业务毛利率十分可观,分别为51.63%、48.33%、48.51%和 51.04%,基本可以控制在50%上下,这或许得益于中国人对滋补及养颜的偏爱。

为什么我们这么喜欢吃燕窝?

在很多西方人眼里,燕窝是令人反胃的东西,因为燕窝是雨燕为了孵卵,使用唾液来做成的窝。雨燕的唾液腺发达,嘴中的粘液吐到岩壁上,遇空气迅速干涸成丝状,经过无数次吐抹,最终勾勒出半圆形的轮廓。在造窝时,会粘黏很多羽毛,而且在抚养雏燕的过程中,燕窝也会沾满雨燕的粪便等污渍,所以很少有西方人有食用燕窝的习惯。甚至在燕窝的原产地,食用燕窝的人也并不多。因为他们觉得燕窝没有味道,更不懂中国人为什么对燕窝如此痴迷。

中国元代贾铭的《饮食须知》一书中,就记载过燕窝:“燕窝,味甘平,黄黑霉烂者有毒,勿食”。但为什么到了现代,燕窝不仅成了美味佳肴、高档补品,甚至成为一种消费时尚?这或许与我国的传统文化不无关系,尤其是曹雪芹功不可没。据不完全统计,《红楼梦》中,“燕窝”一词出现了16次之多,其中涉及忧虑伤感的秦可卿;体质虚弱的林黛玉;伤神虚腹的贾宝玉,均食用燕窝粥或燕窝汤予以调补。

而在《本草纲目》中也有关于燕窝入肺生气、入肾滋水、入胃补脾、补而不燥的记载。但是《本草纲目》并不能算是中医的基础经典,从现代医学或营养学角度看,多数缺乏有效的验证。里面甚至有记载“腋下胡臭。鸡子两枚,煮熟去壳,热夹,待冷,弃之三叉路口,勿回顾。如此三次效。”大概的意思就是,“两个鸡蛋煮熟去壳,夹在胳肢窝,跑至三岔路口,扔掉,然后往回跑,记住,千万不可回头,如此三次,即可治愈狐臭!”

另有一方专治男女不育:“立春日雨水,夫妻各饮一杯,还房,当获时有子,神效”。翻译过来就是,立春这天的雨水含“春天生发”之气,治疗男女不孕,自然“对症”。如此看来,不管是经典文学作品,或者是《本草纲目》,放在现代,都需要严谨、科学的数据支撑与验证,切不可盲目相信。

正如证监会对燕之屋IPO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的问询,要求提供关于燕窝的营养价值介绍等相关材料、数据来源,是否有权威出处等。同时还提到,燕之屋燕窝的软文广告中有关于清朝的皇帝因食用燕窝而长寿,慈禧太后也靠燕窝进行滋补,使得太后年过六旬容颜依旧等内容,暗示燕之屋燕窝延年益寿功效。要求说明广告等相关宣传材料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等合规风险,以及公司是否因此受到行政处罚等问题。

燕窝中主要功能成分是唾液酸,但包括北京营养师协会等众多专业人士表示,唾液酸并非燕窝专属,很多脊椎动物体内都含有唾液酸,人们经常食用的鸡蛋、牛奶、奶酪中均含有相同成分。同时,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人体口服外源性唾液酸有何神奇功效。

燕之屋能否建立足够深厚的护城河?

燕窝的主要生产地为东亚和东南亚。印尼由于天气和环境最为适合雨燕聚居,产量最大,占到全球产量的85%-90%;其次是马来西亚,约占全球产量的5%-10%。在最初,雨燕一般会将燕窝建在崖洞上,但目前市场上批量销售的燕窝,基本都是“屋燕”,即在印尼沿海由于经济不景气,很多商业建筑改成了“燕窝旅馆”,吸引金丝燕来做窝。属于半人工式燕窝产业。年产量超过500吨,占全球产量的80%左右。其他国家的产量所占比例大致为:马来西亚占13%,泰国占5%,越南占2%。

根据 CAIQ 发布的《2020 年度燕窝溯源报告》,截至 2020 年底,纳入 CAIQ溯源的国内燕窝加工企业 75 家,燕窝进口商 657 家,燕窝经销商 14381 家,考虑到还有部分企业尚未纳入 CAIQ 溯源,国内燕窝行业生产加工企业、流通企业数量较多。

由于上游产业的集中,也导致国内生产燕窝的企业的货源高度雷同,再加上燕窝加工行业并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进而让各家的燕窝产品也并没有形成差异化。若按产品划分,燕之屋主要分为常温即食燕窝、鲜炖燕窝、干燕窝及其他燕窝衍生品四类产品,常温即食燕窝又包括“碗燕”和“冰糖燕窝”。其中,碗燕和鲜炖燕窝是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

燕之屋2018年推出的“鲜炖燕窝”产品,其增长势头迅速超过“碗燕”。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期间,鲜炖燕窝的营收增幅达到3545.01%。而其主要的竞争对手,新锐品牌小仙炖,在2015年便已推出了鲜炖燕窝,预示着内卷之战早就已经无声响起。

与此同时,也有媒体报道,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搜索“燕窝”,显示最多的并非燕之屋、小仙炖等知名品牌,而是大量厂家或个体商家的批发、零售软广。燕之屋招股书中也提到,燕窝行业门槛低、产品标准化程度低,小作坊众多、代加工模式盛行,各从业者依托自有零售渠道进行销售,市场十分分散。

在如此的大背景之下,提升产品性价比以及加大营销力度,似乎成为了各大燕窝品牌为数不多的选择。从2018年起,燕之屋鲜炖燕窝的均价不断下降,从134.55元到98.89元再到61.66元,到2020年上半年,已经低至51.52元。招股书显示,鲜炖燕窝的平均售价直接拉低了其毛利率,2019年下滑幅度高达31.63%。

除产品降价之外,燕之屋在营销环节始终力度不减。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燕之屋销售费用2.34亿元、3.08亿元、3.83亿和1.98亿元,销售费率常年维持在30%左右。这其中,同期广告宣传费用达1.36亿元、1.87亿元、2.37亿元和1.22亿元。

为塑造品牌形象,燕之屋不惜花重金选择明星代言。2008年,邀请刘嘉玲作为燕之屋品牌代言人,2010年在续签刘嘉玲的同时,也签下中国著名演员、话剧艺术家濮存昕,开启双代言人模式;到了2018年,林志玲接替刘嘉玲成为燕之屋品牌代言人;直到2022年1月,燕之屋宣布一线女星赵丽颖为其全新品牌代言人。

在高昂的广告宣传费用的背后,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燕之屋的研发费用。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燕之屋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305万元、1874万元、1766万元和956万元,仅占到营业收入的1.8%、1.97%、1.36%和1.35%。

与此同时,较高的销售费用,也限制了燕之屋净利润的想象空间。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燕之屋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329万元、7910万元、1.2亿元和6369万元,净利润率为9.09%、9.37%、8.28%和8.74%,均不足10%。

从长远来看,燕之屋依旧难以绕过行业内卷以及燕窝的营养及实际功效难题,中国科技新闻网曾致电燕之屋,询问燕窝功效的权威性以及营养成分的科学数据,对方表示后期会有专人进行解答,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网)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中国科技新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 李德仁,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智库首批入库专家兼审核委员会委员,摄影测量与遥感学专家。现任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地球空间信息技术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李德仁长期从事遥感、全球卫星定位和地理信息系统为代表的地球空间信息学的教学研究,他发明了“李德仁方法”,创建了“误差可区分性理论”,提出了地球空间信息科学的概念和理论体系,引领了传统测绘到信息
  • 赵继宗,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智库首批入库专家兼审核委员会委员,神经外科专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国家神经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赵继宗长期从事神经外科学临床和基础研究工作。主持了国家“九五”至“十一五”脑血管病外科治疗课题。在国内推广规范化的脑出血外科技术,降低死亡率,经济和社会效益显著。率先建立微创神经外科技术平台,完成了神经外科手术从脑解剖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