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无人机跑浙江8所中学,地理老师的旅行引发争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2022-08-11 09:30:19     来源:钱江晚报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五天四夜,52岁的符新平从杭州一路向南,驱车1398公里,相继穿越金华、衢州、丽水、温州,带着无人机走进八所县城中学,拍下视频,随后便在“浙里办”平台留下了近10条举报信息,其主题均为:补课。

7月下旬,符新平向各地教育局实名举报,并把图片和视频发到了社交平台上,招来了谩骂与点赞。

符新平的举报行为在网上引发热议,在一些自媒体的二次传播中更是流言四起。

有人揣测,他打算以一己之力,整顿补课风气;也有人将他的行为定义为一位家长自私自利的疯狂举报,嘲讽他的孩子一定是学渣;还有人批判他动用无人机采集信息,居心叵测……

身处漩涡中心,符新平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从执教30年的高中老师到实名举报人,他因何如此?近日,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找到符新平,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想以一己之力整顿补课?

他说从未想过,只是一次旅行

“我从来没想过以一己之力,整顿补课风气。”符新平这样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作为地理老师,他喜欢长途旅行。每年暑假,他几乎都会给自己安排一场,“东北、新疆都去过了,今年本来计划去海南,但疫情来了……”

7月初,符新平将自己的出行计划改成“环浙游”,“也借机看一下各个县中的暑假补课实况,可能是更有意义的旅行。”

符老师车子的里程表。

7月19日,带上无人机、运动相机、固定设备,符新平带着一条土狗,自杭州出发,经过金华、衢州、丽水、温州,一路向南,前往苍南霞关。边玩边拍,旅途中,他将县城中学选定为“重点观察对象”。

每当抵达一所学校前,符新平会先查询校园平面图,找到食堂和教学楼的位置;再等到中午或傍晚的饭点,在校门口守上一个多小时,用无人机绕一圈,就足以了解校园内有没有学生在活动。

五天四夜,符新平的车行驶了1398公里,到了浦江中学、兰溪中学、龙游中学、遂昌中学、龙泉第一中学、庆元中学、泰顺中学、苍南中学,共8所学校。

海宁某中学微信通知。

海宁某中学微信通知。

海宁某中学补课安排日程。

每天,他同步在社交平台发出无人机和相机拍摄到的画面——

7月20日,中午12点,在遂昌中学,学生们进进出出;

7月21日,中午11点,龙泉第一中学周边停满电瓶车,大量学生从一幢教学楼涌入另一幢教学楼;

龙泉一中有学生进出。

龙泉一中的学生自行车。

7月21日,下午5点,庆元中学校门口,同样有一些学生进进出出。镜头还意外捕捉到挤在一辆电瓶车上的三个女孩,她们在下午5点离开,一小时后又骑车返回校园;

7月22日,中午11点,不少学生从泰顺中学的教学楼涌入食堂;

7月22日,傍晚7点,苍南中学的教学楼仍灯火通明。

……

苍南中学教室里有学生。

符新平据此猜测,这些学校在开展暑假补课。他说,一些学生的说法也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那天上午不到10点,在龙泉第一中学门口,我遇到的学生亲口告诉我,自己要去上课,已经迟到了。”

就连他没有拍摄到学生活动画面的浦江中学,后来,也有毕业生向符新平发来一些照片,“他拍了几张学生在上课的照片给我。”

是自私自利的疯狂举报?

他希望减负不要落入一纸空谈

在苍南中学,符新平的无人机意外和一棵树相撞,他的环浙考察之旅也因为这场事故戛然而止。

但 也是从那天起,另一场“旅途”在线上开启了。回杭后,他把这些拍摄到的素材上传到“浙里办”,开始向各地教育局实名举报暑假补课现象。也有学生通过社交平 台主动联系上他,爆料各地的暑假补课情况,委托他帮忙举报。符新平解释说,尽管自己没有去现场,但所有举报都经过核实,“我也是个谨慎的人。举报之前,至 少会花半天时间去核实。”

比如在发出举报前,符新平会要求对方互加微信,共享位置,核查对方是否在所说的学校内;要求对方发送自己在学校内的照片和暑假补课的实质证据;核查对方提及的学校老师的真实性……

他因此收到了一些人的点赞和支持,也招致了各种吐槽、指责和谩骂。符新平说,自己正被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裹挟,“学生和一小部分老师支持我,但更多的人,尤其是家长,觉得现在校外补课贵,校内多补课对孩子更好,说我多管闲事。”

起初,符新平也在网上回怼。有人留言:“你吃饱了撑的,补课很好呀!XX中学,我们儿子高一从7月5日就开始上课了。”他干脆回复:“这是你说的。我截屏马上去举报。”

为了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前不久,符新平在家四周安装了六七个摄像头。他坦言,自己理解家长的心态,但这不是教育应该有的样子。

网上有人把符新平的行为定义为自私自利的疯狂举报,还说符新平的孩子一定是学渣。

符 新平坦言自己一向秉持“顺其自然”的教育观。他的女儿正在一所普通本科高校读大三,从小到大,没补过课,只在小学期间上过舞蹈课。“她的成绩确实不好。刚 上小学时,我也焦虑过,我自己辅导时,就发现她不是学习的料,后来就决定不强求。”省去补课的钱,符新平将更多开销花在带女儿游山玩水上,“每个暑假都带 她出去,几乎跑遍了大江南北,我觉得人生阅历更重要。”

符新平说,他希望为学生减负不要落入一纸空文,希望各部门想更多办法落实到位。

各地教育局各有回应

他说,只要引发讨论,目的就达到

在网络空间,符新平的举报引发了不小的讨论,各地教育局也相继给予答复。

他说,至今,自己只收到过一次电话回复。“电话里他们回复我说,不会补课了。”但两天后,符新平向当地中学学生询问,对方却说还在上课。

更多的回复留在“浙里办”平台上。浦江教育局大方承认,“新高三学生暑假已经进行了一个月的休整,迫切需要对第一学期就要进行的高考作复习。暑假里高三学生进行适当时间的复习是学生为理想拼搏的表现,学校为学生提供必要的服务,且不收取费用。”

泰顺教育局则这样表示,“7月22日泰顺中学校园内确实有学生活动”,但其解释为当天泰顺中学邀请了优秀校友与部分学生互动交流。

海宁教育局解释称,“学校原计划指定时间段向毕业年级开放教室和运动场所,供学生自习和进行体育运动锻炼,安排部分教师进行秩序管理,学生可自愿选择是否参加。”

苍南教育局也表示,未发现学校存在补课的情况,并将矛头指向无人机拍摄,“未经允许,用无人机进行偷拍,属于不正当的行为;如果发现涉及违法行为,将会追究相关责任。”

对于各地教育局的回应解释,符新平不置可否,“各说各话,学生最有发言权”。他说,深知自己个人能力有限,无法改变什么,只希望自己的举报,引起舆论关注。“只要引发讨论,进而能推动出台更细化的举措,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网)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中国科技新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