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主角的戏让配角抢了

2022-09-30 17:31:30     来源:中国科技新闻网

曹操“割发代首”的故事很有名。

有一次,曹操率军路过麦田。为了保护麦子,他下达命令,不许践踏麦田,违者处死。命令下达后,骑兵都下马,小心地行军。突然,曹操的坐骑意外受惊,踩坏了不少麦子。

曹操叫来负责刑罚的官员来给自己定罪,这位官员说:自古刑法是不对尊贵的人使用的。曹操说:“我下的命令,我自己违反了,要是不处罚如何统帅属下呢?但是我身为一军之帅,是不能够死的”。于是,曹操就用剑割断自己的头发表示抵罪。

不管后人怎么评价曹操的行为,这个故事都十分生动地展现了曹操的个性和治军的特色。但鲜为人知的是,这个故事不见于《三国志》,而是出自裴松之为《三国志》作的注。历史著作的江湖里,正史是当仁不让的主角,注疏一般都是戏份不多的配角。但在《三国志》这里,主角的戏让配角抢了不少去。

《三国志》65卷,包括《魏志》30卷、《蜀志》15卷、《吴志》20卷,记述从东汉末年到晋朝初期近百年的历史,文笔简洁,评议人物堪称允当,历来评价较高。作者陈寿,前半生在蜀汉,后半生入晋朝。三国史事,很多都是他耳闻目睹的。书中所写人物,有的比作者去世得都晚。

当代人修当代史,亲身经历,见闻真切,是有利条件;但是,时代太近也有不好,史料尚未全出,恩怨仍在纠缠,写起来事实不足,褒贬有所不便,困难也不少。有良史之称的陈寿,做到了用简洁的笔墨写出传神的人物。

比如《先主传》记曹操和刘备煮酒论英雄:“是时曹公从容谓先主曰:‘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数也’。先主方食,失匕箸”。曹操对刘备说,现在称得上英雄的,也就你和我了,袁绍之徒,根本不算。刘备发现自己的野心被看破,手里的餐具都被吓掉了。寥寥数语,把刘备的惊慌、曹操的精明写透了。

但总体来说,材料不足,确实是陈寿修史最大的障碍。叙事过于简要,是一大缺憾。尽管如此,陈寿的《三国志》在当时就备受推崇。夏侯湛本来已经写了《魏书》,看到《三国志》,自知不如,就把自己的书毁掉了。

陈寿去世后过了100多年,南朝宋文帝(424—453年在位)命裴松之作注,才使三国这段历史丰满起来。《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点《三国志》,一半篇幅说的是裴松之的注。

裴松之8岁时已熟读《论语》《诗经》诸书,博览群书,学识深广。他给《三国志》作完注后,宋文帝称之为不朽。《史记》《汉书》的注,多属于考订制度、解释文字方面。裴松之的主要工作是补充史料。

为了注释《三国志》,裴松之引用魏、晋人著作多达210多种,注文达到32万字,跟《三国志》的36万字比起来不遑多让。好多重大史事,今天都是靠裴注才得知其详情。

比如曹操推行屯田一事,非常重要的事件,陈寿仅在《武帝纪》和《任峻传》中用50几个字略作记载。而曹操在这一重大决策上有何认识,推行中有何艰辛,推行后有何成效,陈寿则未作评叙。裴松之阐明了以上问题。

又如诸葛亮七擒孟获,陈寿一笔带过。裴松之补充200多字,既反映出蜀汉“攻心为上”的和戎政策,又表明了这是北伐前安定后方的重要措施。

补充的资料丰厚,自然有助历史细节的彰显。所谓触摸历史,其实触摸的是细节。比如三国第一巧匠马钧,《三国志·方技传》压根没写,付之阙如。裴松之以1200多字补充其生平与重大发明创造,指南车、翻车、连弩、发石车、水转百戏以及织绫机的身影得以保存。又如名士荀彧的外貌问题,陈寿不述,裴松之引《典略》等书加以补充,从而反映出魏晋士人风流的时代特色。

又如《吴志·孙皓传》,东吴末主孙皓最后向西晋大将王濬投降。裴松之在这里的注引用《晋阳秋》里的资料:“(王)濬收其图籍,领州四,郡四十三,县三百一十三,户五十二万三千,吏三万二千,兵二十三万,男女口二百三十万,米谷二百八十万斛,舟船五千余艘,后宫五千余人”。这是吴国亡国时全国的基本情况,是非常重要的数字。

裴松之所引资料的原书,今天绝大部分已经亡佚,幸亏保留了一部分在裴注中,我们可以了解这些书的大概。因此裴注的史料价值,不弱于《三国志》。清代学者钱大昕说,裴松之的注补齐了很多史事缺失,真可谓是陈寿的功臣。另外,罗贯中的《三国演义》之所以写得生动有吸引力,和他从裴注中获得的创作素材是分不开的。文/熊建

(马秀山摘自——《人民日报海外版》2022年9月30日第11版)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网)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中国科技新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