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放开落户限制,6省会率先实现落户“零门槛”!

2021-06-25 08:51:5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洁,实习生王梦阳

各省区市纷纷提出全面放开落户限制(部分省份不包括省会城市),我国人口的“落户自由”再度升级。

6月中旬,昆明市城乡融合专项组办公室印发《昆明市2021年新型城镇化和城乡融合发展工作要点》,提出通过全面放开落户限制、提升农业转移人口技能素质、健全配套政策体系等措施,促进农业转移人口有序有效融入城市。

在此之前数日,湖北省发改委印发《2021年全省新型城镇化和城乡融合发展工作要点》,提出取消除武汉市外全省其他地区落户限制,进一步降低武汉市落户门槛。

这意味着,我国至少有15个省份已经提出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其中石家庄、昆明、南昌、银川、福州、济南6个省会(首府)城市成为“零门槛”落户的先行者。

中 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太元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除了北上广深这些国家政策明确提出要适当限制落户的城市之外,其他省会城 市没有必要再严格限制户口迁移。“现在只是有些省会城市步子快一些,走得急一些,有些省会城市正在观望,但是最终都是要调整的。”

多省份全面放开落户

2014年,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落实放宽户口迁移政策。

具体的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基本建立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相适应,有效支撑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依法保障公民权利,以人为本、科学高效、规范有序的新型户籍制度,努力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

《意见》的发布,拉开了我国多个省份全面放开落户的序幕。

2014年6月,贵州省提出,为有效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除贵阳市南明区、云岩区、观山湖区和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实行积分入户外,贵州省内其他地区将全面放开落户限制。

同 年11月,四川省政府印发《四川省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全面放开除成都以外的大中小城市和建制镇落户限制。2016年8月,四川《关于加强 和规范人口登记管理工作的通知》提出,各地要在2016年底前,细化和出台本地户籍制度改革方案及相关配套措施,确保进城落户“零门槛”。

2017年,黑龙江省提出,与此同时,全面放开除哈尔滨市道里、道外、南岗、香坊4个主城区以外所有市地级城区的落户限制。

“《意见》确立了分层次、分阶段、有计划地放宽户口迁移政策。最近5、6年以来,我国一直按照这个规定在稳步推进户口迁移政策的放宽,前几年几乎没有省会或者大的地级市放开户口迁移限制,但这几年已经越来越多。”王太元表示。

2019年以来,各省份全面放开落户再度迎来一波“高潮”,而这是以发改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为标志的。

《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 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 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 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

2019年,内蒙古、海南、广西等纷纷提出全面放开落户。2020年以来,江苏、山东、河南等地也提出全面放开落户,加上江西、吉林、云南、青海、宁夏等省份,目前提出全面放开落户的省份已经达到15个。    

人口竞争“升级”

为何各省份纷纷放开人口落户的限制?

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表示,除了政策推动之外,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是各省从排斥变为吸纳户籍人口的重要原因。

“一 个非户籍人口转为户籍人口是需要成本的,因为需要提供相应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比如道路、学校、医院的配置,这也是为何过去多年户籍政策一直没有放开的 原因。”孙不熟说,“但现在各地的思维方式发生了一个根本性的转变。过去,经济增长主要是依赖投资,但现在消费对经济的拉动越来越明显。因此,一个人来到 城市,更多被视为新的消费者,对经济产生正向影响。”

王太元认为,一个农村人口转为城市人口不是一天完成的,而是经过到当地工作、居住,再转为城市人口。在这个过程中,他给当地的城市做出了很多贡献,所有在城里工作和生活的外来流动人口,对城市的财政都是增值的。

“从全世界来看,在过去三四百年的城市化进程中,没有哪一个城市不是因为人口流入而刺激城市发展壮大的,依靠政府财政做大的城市基本不存在。”王太元说。

另一个直接因素是,我国人口竞争的“升级”,尤其是随着老龄化的加深,城市对于年轻的外来流动人口的需求在增加。

孙不熟指出,以湖北省放开其他城市落户,并降低武汉落户门槛为例,在这背后是湖北省在七普中人口增幅一般,武汉的总人口被西安和郑州所超越。

“我 一直强调,以后的人口竞争是所有城市都将参与的竞争,竞争的广度和深度都会增强,这和以前只是省内或者区域内竞争不再是一回事。”孙不熟说,“而在竞争放 开之后,除了大型城市之外,中小城市如果要实现人口增长,要不然就需要是大都市圈以内的城市,要不然就需要把产业做好。”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省会城市也成为全面放开落户的“排头兵”。早在2019年,河北省会石家庄就提出,全面放开城区、城镇落户限制,实现“零门槛”落户。

2020年,云南省提出要全面放开全省城镇地区户口迁移政策,取消昆明市主城区落户限制。

同在2020年,南昌提出,全面取消在南昌市城镇地域落户的参保年限、居住年限、学历要求等迁入条件限制,实行以群众申请为主,不附加其他条件,同户人员可以随迁的“零门槛”准入政策。

此外,济南、福州、银川在2020年也提出,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

王太元指出,省会城市如果不能尽快把人才队伍和人口规模做大的话,很难成为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没有辐射力和影响力,带动不了周边地区的发展。所以,2015年以来,很多省会城市都在大力吸引人才,放宽乃至放开户口迁移限制。

(编辑:周上祺 责编:李悟, 实习生张惠禹)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网)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中国科技新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